中国服饰专栏|戏曲人生缩影,戏服时装演变。

摘要: 歌剧《图兰朵》讲述的是西方人想象中的中国传奇故事。作者普契尼终其一生都没到过中国,更谈不上了解中国,在全无历史背景的情况下,服饰自然天马行空。比如1961年Cecil Beaton为著名女高音歌唱家Birgit Nilsson设计的

10-13 03:50 首页 时尚芭莎

歌剧《图兰朵》讲述的是西方人想象中的中国传奇故事。作者普契尼终其一生都没到过中国,更谈不上了解中国,在全无历史背景的情况下,服饰自然天马行空。比如1961年Cecil Beaton为著名女高音歌唱家Birgit Nilsson设计的图兰朵戏服,奇特而古怪。其实在中国传统服饰中也有舞台服装设计,而且对现在的戏服设计依旧影响深刻。

@洛梅笙  

自由撰稿人

尤其关注中国传统服饰文化

与西方时装史

挚爱明朝及民国服饰

以及新艺术主义和Art Deco风格

1961年Cecil Beaton为著名女高音歌唱家Birgit Nilsson设计的图兰朵戏服

戏服不是现实,但它源自真实。生活中的喜怒哀乐,时代变迁都是可以从戏服的色彩和细节以及设计特点观察出来,而这类服装的设计有什么规律可循呢,我们可以暂且分为以下几点:


一,情绪。


举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扎在身上的白裙。白裙在古人的意象中,是虚弱、抑郁、愤怒的体现。小说中也有告状时,在衣服外扎个白裙以示冤屈的作法,这种形态则被广泛使用于戏服中。比如《白蛇传——断桥》一节,由于白素贞上金山寺救夫未果,整个状态是伤心失落的,为了表现这个状态,在她的戏服设计上就扎了白裙。又如《刺虎》中的费宫人,她在明亡李闯入京后,欲刺杀李自成的侄子——外号“一只虎”的李过,为体现愤怒的情绪,这部戏中的费宫人也在身上扎了白裙。

1980年京剧电影《白蛇传》

1937年 陈砚秋饰费宫人《铁冠图·刺虎》


二,用颜色或图案来代表穿着者的处境与状态。


比如戏服当中的刽子手和死囚的服装都是红的,这代表了血光之灾,凶煞之气。红色未必都是表现喜庆,如脍炙人口的《苏三起解》中被押解的苏三,即穿着红色的囚服。

乾隆时代 红暗花纱刽子手衣 (故宫博物院藏)2016年王柏雯之《苏三起解》中苏三腰系白裙,表示她是一个含冤的死囚


而黑色的女帔,她的存在也很特别。在早期,黑色是明末清初的流行色之一。这种作为女装的黑色氅衣,在戏装中用来表现一些身份高贵,却又遭遇不幸的女子内心的复杂与颠狂的状态。比如《宇宙锋》中的赵艳容,赵艳容成了寡妇之后,被秦二世胡亥看上,想纳她为妃,她心中不愿,于是装疯以抗强权,这时她穿的就是黑色的女帔。另如《贺后骂殿》中,宋太祖皇后贺氏,眼见丈夫死因不明,皇位被夺,长子暴死,于是上殿痛陈不公,她也穿了黑色女帔。

康熙时代 妆花百蝶女帔 (故宫博物院藏)梅兰芳 《宇宙锋》之赵艳容何碧楠《贺后骂殿》之黑色八团女帔


又如,用图案表示身份。像哪吒的衣服上有风火轮和莲花的图案,而观音所穿的帔上则有竹子。

清晚期《升平署戏画》中的哪吒光绪时代 哪吒衣 (故宫博物院藏)同治时代 观音帔 故宫博物院藏


第三,掺杂了当下时装的戏服。


其实这很多戏装都是源于时装。比如清早期很流行的水田衣,这本来就是女性模仿出家人的打扮而出现的流行元素。在流行了一圈后又被戏装归类为出家人的服饰,也算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。于是它通常被用来代表那类虽然出家却凡心未了的女尼。比如《孽海记·思凡》中的小尼姑赵色空,还有《玉簪记》中的陈妙常。

清早期的女性时装水田衣《玉簪记》中的陈妙常


第四,往古类的戏服。


“往古”——在古人的概念里,只要是NNN代之前的人,全是往古。这些服装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一代又一代画师的临摹之下成了“似是而非”的东西,比如最典型代表就是所谓的仕女装束了。到了民国时代,当时的人又设计了一系列更像仕女绘画形象的戏服。其中以梅兰芳的数部新编戏为代表《太真外传》、《黛玉葬花》等等。这些服装也在很长时间内影响了后来的影视剧中的服装,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都余韵未消。

梅兰芳《太真外传》造型


第五,仿生类的服饰。


这类戏服主要出现在一些神话剧,用于仿效鹦鹉孔雀等等。清代人对于羽毛的处理也颇有趣,据说梅兰芳后来一度想用真羽毛,但无奈现实太骨感,真实的羽毛做的羽衣穿在身上并不太适合舞台表演,因此作废。

光绪时代 白缎绣平金羽纹鹦鹉衣 (故宫博物院藏)

关于戏装设计一时很难说得完,但前人自然有他们的一套设计思路。这套思路在进入影视工业时代有点利弊掺半。缺点是太过脸谱化,比如皇帝就穿黄袍;贵妇就一天到晚披挂上阵;妖怪就顶个原型……这些多少都带有舞台装脱离现实的一面,从而也成了中国影视服设的一个需要改进的问题。




想了解更多时尚芭莎精选资讯

    长按二维码进入小程序

    “时尚芭莎in”





首页 - 时尚芭莎 的更多文章: